首 页  新 闻 校友风采  校友会简介  校友会章程  组织架构  校友捐赠 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
北航-广东校友会
今天是:2018-7-19 星期四
会员登录
登 录 名:
登录密码:
注册新会员
 
最新捐款
邓良平 洋 滔
姚良松 马中飞
张国寿 乔荫春
谢经干 陈 铭
张竹筠 梁守坚
辛忠诚 王 凯
胡臣杰 程梅华
刘俐俐 周建华
冯锦满
 
 

 


 

 


北航精神的完美实践样本——广州市凯思软件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郑伟

-- 2013-5-5 --

北航精神的完美实践样本
 
陈萌/
郑伟   广州市凯思软件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
 
 
    郑伟起立、转身、徐行、握手,脸上似乎有些腼腆和羞涩,甚至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紧张。“我第一次接受采访,不知道说什么好”。笑意从嘴角溢出来,淡淡的,客气中有些隐隐的生分。然而半小时不到,这位北航飞行器制造专业的哈尔滨人,就开始袒露心扉,“我内心躁动,一直不安分,折腾许久,还是选择了创业。”
 
    如今身为广州市凯思软件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的他,在国内CAD和CAM领域,已经有了不小的江湖地位。“我是典型的北航学生,对专业很看重,一根筋想搞点事。哈飞的三年半是极好的实践机会,自己开公司也一样执着。”
 
    尽管说自己是喜欢折腾点事情的人,郑伟的人生轨迹仍传承了大多数理工科毕业生的发展脉络,有些按部就班的清晰——“在北航掌握了学习方法和专业知识,哈飞则是夯实了技术基础”。于是,郑伟后来南下广州创业,选择的依然是老本行——这可谓是北航精神的完美实践样本。
 
贪玩学生
 
    “北航教育出来的学生比较理想化,我其实不算一个好学生,大学时特别爱玩。”郑伟当时最爱的是足球,担任系足球队的队长,前卫角色,助攻传球,反应快,传了很多意想不到的好球。
 
    当时郑伟所在的飞行器制造系一共六个班,全校打联赛,几乎就是一个小型的世界杯足球赛的北航版本。“那时候人很单纯,身体也好,感觉浑身都是劲,不折腾折腾就是不舒坦”。郑伟多带领的系足球队,颇多斩获,屡获佳绩,数次闯入学校前三强。至今回想起来,郑伟还是有些得意之情。
 
    “我可能还是悟性比较好吧,不算是好学生,但是很轻松。”在文科生看来“难以上青天”的理工科课程,在郑伟眼里并没有太多畏难。“平时基本不好好上课,但是我突击的效果特别好。”
 
    郑伟自谓“天资非常好”,虽说不够勤奋。但在前半学期比较认真,也非常好学。“一般课程上到一半就开始心不在焉出去玩了,但考试前突击的效果很好,班里有30名学生,成绩下来往往还排在前20名的行列。”
 
    郑伟至今比较欣慰的是,当时班里12名以后的同学,不少都挂了科。但他考试从来没****过,也没有一门功课亮过红灯。“我就属于那种各方面都平均的人吧,不争先但也绝不落后。”
 
    因是哈尔滨人,1989年毕业的时候,郑伟自然而然分配回到了老家,去了哈飞。在哈飞的三年半是在数控车间做数控加工,还是他的老本行,做飞机机壳、冲压等。“如果说在北航不过是学了扎实的理论知识,哈飞则是很好的实践机会,夯实了我的专业基础。”
 
哈飞练兵
 
    尽管已经南下创业近15年,郑伟仍非常怀念在哈飞的那段时光。“作为北航的毕业生,在哈飞可说是我的黄金岁月,尽管工资很低,但精神很愉快。虽说当时心里也不安分,觉得自己迟早会走,但起码当时对待工作还是非常认真的。”
 
    作为国内为数不多大型的飞机制造企业,哈飞成了郑伟的炼金炉。“当时还是无意识的,哈飞给我了很多非常扎实的技术训练”。当时哈飞有60多个车间,非常专,“分工特别细特别精确,任何环节都非常严格,最怕做不好。”
 
    郑伟印象中就出过一次错,当时做好的模具已送到了车间,他发现出问题后急得跳了起来,立马飞奔而去。“本来平时走路要半个小时的路程,我来回只用了5分钟。没办法,自己是个完美主义者,最怕别人说自己做不好。”因表现出色,郑伟后来成了模具车间数控组的小主管,手下也带了几个人。
 
    “一直到现在,我都非常感谢在哈飞的经历。”郑伟认为哈飞的三年半也奠定了他以后创业的基础——依旧选的是制造行业。哈飞具备了整个制造业非常完备的链条,第一年实习时,每个车间都要去看看,培训的机会也多。只要自己愿意学,那些水平很高的老师傅和老工人都手把手地教。“后来我和很多师傅的关系都很好,即使已经离开哈飞很多年,他们也一直惦记着我。每次回哈尔滨都尽量抽空看看他们。”
 
    “后来我去过很多工厂,没有一家能比得上哈飞的。”郑伟坦称刚毕业时不自信,但在哈飞工作三年半后,“感觉自己再到任何地方做任何事情都有信心了。再出来工作,压力也没当初那么大。”郑伟在哈飞的炼金炉里,已百炼成钢。
 
    大学时热爱的足球仍在继续。哈飞60多个车间的足球队。每年5月份车间联赛,持续一个月,俨然又是一个小世界杯,郑伟率领的球队,再次脱颖而出,冲到了第4名。“当时可是有7个小组整整42个球队呢,遗憾的是没有进入前三”。
 
南下奔波
 
    “我虽说是哈尔滨人,但并不太喜欢哈尔滨。在哈飞的日子里也一直躁动不安,总想出远门看看。”促使郑伟后来选择离职的一个重要原因,亦是捉肘见紧的薪水——当时在哈飞最高工资没高过180元,最少只有50元。
 
    其实刚毕业在去哈飞报到之前,郑伟先去的是大连。“相对哈尔滨,我更喜欢这个滨海的城市”。当时是7-9月份,他在大连晃荡了三个月,在东北财大都住了一个多月。所学专业倒是不少公司挺受欢迎。但因为1989年的特殊情况,不敢要北京学生。只好去了哈飞。
 
    “刚毕业的前三个月,每月才拿了54快,而在北航读书时,每月生活费都有87元。”彼时的生活相当清苦。郑伟记得当时为了买一件羊毛衫,攒了三个月的钱。而且当时合同一签就是十年,“一开始简直有些绝望,后来离职时,调档案就给了哈飞一万二,自己挣得钱几乎全部还给哈飞了。”
 
    1993年,郑伟开始离职南下。“一开始并没有到广州,而是去了山东。因听人说广州当时已经饱和,山东正在发展。”郑伟先去的山东淄博,当时有家模具厂需要请两个师傅。“条件很好,有房子,待遇也好,公司老总对自己也不错。”
 
    离开哈尔滨的郑伟,野心更大了。“后来发现山东的企业还是有些土。当时在淄博的企业做了40多天,因偶然听到老板说东北人比较懒,一气之下又离职而去。”他先在胶东半岛转了40多天,后辗转坐了3天船,漂泊到上海。
 
    然而机会再次和郑伟擦肩而过。在饭店里他问上海本地人,像他这样专业的工作好不好找?当时一个上海的老太太就说,“上海不招他这样专业的,只招建筑工人。”于是郑伟1993年5月18日,再次辞沪赴穗。
 
    现在回想起当年的青葱岁月。郑伟仍有些隐隐的遗憾,“当时确实是够执着,但一切都是懵懵懂懂,视野不够开阔。一路上全是自己跌跌撞撞的摸索,缺乏一个人生的导师,不然当时会少走很多弯路。”
 
广州创业
 
    刚来广州的郑伟,眼界已经开阔了不少,但仍对专业非常执着。当时在广州找的第一份工作,就是看招聘的公司名字,是不是自己所学的CAD和CAM。“后来去了位于天河五山路的南方CAD,其实是家做硬件的公司,不是正宗做CAD的,呆了三天就走人,现在这家公司早关门了。”
 
    “虽说已经工作了几年,棱角还是很多。”郑伟当时月薪一开始是50元,上班非常辛苦,宿舍在五羊新城,客厅里都住满了人。自己住的床只有三条腿,光光的一个床板。于是拿砖头当枕头,夏天蚊子多,即使穿着袜子睡觉,第二天脚还是被蚊子叮得白色的袜子都红了。
 
    当时自己想法真的很单纯,郑伟回想起来似乎有些不太好意思。“那时在学校和哈飞生活都有人管,不用自己操心。现在却需要自己照顾自己,一时想不明白。于是一气之下又炒了公司鱿鱼。其实现在想想真没必要,完全可以自己去处理的。”
 
    后来郑伟又辗转去了几家公司。不过目光一直锁定在制造业研发领域。“我还是很固执,不想脱离自己的专业从事其他赚钱的行业。”于是,郑伟开始做北京凯思软件(CASS)的代理。
 
    CASS位于中国科学院软件园区,是一家专门从事应用软件开发、系统集成、销售服务及电子商务网站,并拥有自己软件品牌-PICAD及专用软件开发平台的高新技术企业。CASS是国家火炬计划北京软件产业基地骨干企业的主要成员之一。
 
    在同行业内,CASS是最早在计算机软件设计、开发、销售和服务以及系统集成的设计、安装和服务方面通过了2000版IS9001的认证。“当时差不多都做了几百套,后来因为体制原因停做了。”
 
    从1997年开始,郑伟走上了独立发展的道路,三年多做了很多的品牌。但一直坚守在三维产品、工业产品,进行虚拟现实的研发过程管理。以软件代理和系统集成服务为主,为企业提供基于Windows的CAD/CAE/CAM/PDM集成系统。
 
崭露头角
 
    几经周折之后,郑伟终于走上了创业之路。经营团队秉持客尊(Customer Centric)、诚信(Integrity)、创新(Innovation)的经营理念,来创造客户、员工的双赢。按照他朴素的想法,希望成为客户在华南地区“最值得信任的软件服务商”。
 
    目前,凯思软件是美国SolidWorks公司及法国达索在中国华南地区的代理商之一,负责SolidWorks和SmarTeam软件在华南区域的市场、销售和技术服务,同时结合中国的国情,实现SolidWorks软件全面的中文化和本地化工作。
 
    此外,还将国际一流的PDM软件——SmarTeam引入中国制造业,紧密结合中国企业的实际情况,在很多企业已成功实施了SmarTeam,凯思软件已成为SmarTeam在亚太地区的增值开发中心,从而让困绕实施PDM的二次开发的问题迎刃而解。
 
    “让中国企业与国际顶尖企业的信息化建设站在同一起跑线,使中国企业在国际化的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。”郑伟的眼光开始更为深远。2004年7月,凯思软件成为达索公司授权的SmarTeam和SolidWorks华南培训中心。
 
    而郑伟更专注的,还是如何以技术先进性和普及性为宗旨,为中国企业提供性能价格比卓越的软件产品。为此,凯思软件配备了完善的售后服务体系,为用户提供全方位的服务,确保企业用先进的设计工具设计出优秀的产品,用先进实用的产品数据管理系统赢得更多的效益。
 
    在郑伟看来,公司的竞争优势在于将人才(People)、技术(Technology)、管理(Manage)的紧密结合。目前已为国内近百家企业提供了产品和优良服务,获得业内广泛关注。SolidWorks和SmarTeam等软件已深入国人之心。
 
    同时凯思软件产品所服务的行业领域不断拓展,包括机械制造,电子、电器制造,轮胎制造,开关设备,变压器制造,制冷设备制造,空港设备制造等领域。也赢得了诸多大客户的一致认同。主要典型客户有:顺特电气、厦门ABB、南京高精度齿轮、广州科达机电、广州机床、广州冷机、中集天达空港设备股份有限公司、广一集团、华南轮胎、三角轮胎、番禺明珠电器等数十家知名公司。
 
创新营销
 
    “凯思软件的核心还是人,我们提供的核心也就是服务。核心竞争力就是产品的创新能力。”郑伟更为专注的,是如何有效地管理人才和积极营销,对于曾经有些木讷的他来说,这也是必须跨出的一步。
 
    在郑伟看来,中国ERP成熟的标志,是从制造迈向创造。要牢牢把握住三个方面。一是如何创新及有何创新方法。二是能够持续创新。三要有一套系统,可以复制创新能力。“目前公司的业务线主要是搭建信息平台,提供从咨询、实施、培训到二次开发等一揽子服务,一般都需要半年左右。”
 
    “我们要尽快建立一个国家化的平台。”郑伟表示,软件方面主要是培训,此外在业务层面,主要注重业务流程和管理培训。目前参与的政府项目不太多,之前曾经服务过一些大企业,比如广州机电、广州锅炉等,但大国企往往体制不够灵活。目前的主要客户就逐渐转向了外企和私企。“现在需要提供服务的往往是中小企业,我们在深圳和厦门目前都有50多名员工。”
 
    同时郑伟非常注重的,是公司的营销能力。他举了一个典型的例子来说明。2007年8月23日,佛山举行“SolidWorks 2008发布会暨SolidWorks 2007创新日”盛会,主办单位是SolidWorks(中国)公司,凯思软件承办。SolidWorks 2008发布会作为专业性的发布会,吸引近400名来自佛山地区制造业的高级研发管理人员和工程师。
 
郑伟首先进行了深入浅出、引人入胜的开场白,介绍了凯思软件的优势。还特意邀请了佛山科学技术学院副校长、广东省制造业信息化专家组专家范彦斌教授、SolidWorks公司(中国)技术经理戴瑞华以及达索中国技术经理王卓等,现身说法,生动具体,把会议推向高潮,在座观众都觉得受益匪浅。
 
后来,来自佛山本地的SolidWorks用户——佛陶集团力泰机械公司和建泰铝业现身说法,更客观地展示了SolidWorks给企业带来的收益,引起参会人员的共鸣。会议进行到中段,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,也许精彩的会议内容打动了客户,顺德万联包装机械的负责人提出了现场签约,会议现场举行了临时的签约仪式,会议进入高潮。
 
“后来这样的推介会又举行了很多场,反响都很好,我们也慢慢学会了如何推广和营销。”郑伟颇有心得地说,“以前我确实不太知道如何去有效地沟通,目前总算摸到了一些门道。”
 
做大做强
 
“虽然凯思软件目前只是家小公司,照样有着做大做强的梦想。”郑伟毫不掩饰自己的宏图大志,尽管他总是小心翼翼地掩饰着自己的野心,低调,再低调。
 
现在已经拥有了稳定的客户资源和。在郑伟看来,下一步的关键之处,就是建立企业文化、使命和价值观。“我们的核心就是大脑、创意和服务,人才的凝聚力是我们最主要的制胜法宝。”
 
按照郑伟的设想,公司准备三年内北京和上海成立分公司,2018年争取上市。“大本营目前可以还放在广州,但公司的业务现在逐渐扩展到了全国,不能局限在一个地方,北京和上海分公司的成立,将是重要的战略布局之一。”
 
郑伟并无讳言自己曾经的局限。“我在内部管理方面有两个阶段的缺失。”当时之所以不想在哈尔滨发展,主要是觉得黑龙江的商业气氛差,惯于单打独斗,目前我则是强调团队作战。此外,大学所学的课程现在亦是他的遗憾之一。“当时纯粹学技术,没学商业。导致自己格局不够大,内心有很多想法但很难表达出来。”
 
郑伟开始尝试更深层次的改革,虽然对于他来讲这是很难但必须踏出的关键一步。“下一步公司要进行股份制改造,要从根本上改变公司的体制,从而更有创造力。”他承认做到这一点很重要但很难,“真正做时完全放开不容易的,这牵扯到要送钱送权,目前方向已定但尚未突破。”
 
这的确是公司发展壮大过程中的一个关键瓶颈——公司发展到了一定程度,客户具备了一定基础,业务逐渐发展壮大,对于中层管理如果缺乏足够的激励,将会严重影响到公司的进一步发展。
 
“具体怎么做,我现在还没想明白”。让郑伟困惑的是,若要求目前的技术人员入股成熟的公司,按照30%、30%和60%的比例投钱,他们都不太愿意。就按公司目前市值1000万来说,即使入股10%,也要100万。若以后有新的技术人员加盟,又要面临股权稀释的问题。郑伟设想是另外做一套业务,成立一家新公司,从零开始。一开始就谈好,这样大家可能容易接受一些。
 
“凯思软件其实是个装修公司,根据客户的个性化需求,利用已有的平台进行二次开发。”目前公司所招的员工多是工程、机械和电子专业,一般都是硕士、博士。“对人的要求越来越高,一个项目往往都好几百万。顾问一天要收客户五六千,客户对此也很谨慎,往往要看顾问的简历。”
 
“因此如何留住高素质的技术人才,是我下一步工作的重中之重。他们毕竟是公司最大的宝贝,最核心竞争力啊。”郑伟突然有些沉默,目光投射到窗外,就在不远处,广州五山路新兴的高新科技园区已初成规模,这里,亦成就了一个北航学子的光荣与梦想。
 

 

 

 

  北航母校 校友总会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校友企业链接 校友隐私保护条款 鸣 谢  
  蜀ICP备10033347号 2006 版权所有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广东校友会
校友会秘书处地址:广州市广园中路景泰直街东二巷2号认真英语大厦
邮政编码:510405 E-Mail:secretary@88558888.org Tel:020-88558888